醫護日記|雷神山B區監護室正式關閉,我們迎來回滬的好消息

葛恒 第八批上海援鄂醫療隊員、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心內科副主任醫師

2020-04-05 18:29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編者按】
2020年春節,寒風凜冽,病毒肆虐。
萬家燈火團圓之際,有一群人他們“逆行”向前,放棄假期,放下家庭,堅守在臨床第一線。
他們心中只有一個目標:早日戰勝疫情,守衛人民健康。
從1月26日起,澎湃新聞浦江頭條欄目推出《醫護日記》,記錄那些在臨床一線為人民健康而戰的醫護人員。
2020年4月4日,武漢,多云。
疫情期間,一個醫學名詞在坊間流傳,這就是被稱為終極救命神器的ECMO。中文一般音譯稱為“艾克膜”,正規的醫學名稱是“體外膜肺氧合”。
相信大多數人還是云里霧里,簡單科普一下。人體的動脈血富含氧氣,通過左心泵出供器官使用后,低氧的血液回流至靜脈,再通過右心泵出至肺循環重新加注氧氣,就像從前舊汽水瓶回收后重新灌裝一個道理。當肺部受到嚴重損傷,而無法向血液加注足夠氧氣時,人體就發生呼吸衰竭。ECMO機器將血液從股靜脈引出,在體外使用人工肺將氧氣注入血液,然后從頸靜脈回輸。這樣即便患者肺部氧合能力極度低下,也能保證其接近正常的血液供氧水平。如果心臟功能也嚴重受損,ECMO還可以繞過心臟將注氧后的血液直接輸入動脈。如此,ECMO可以暫時替代患者的心、肺功能,為治療爭取寶貴的時間窗。
然而即使是醫務人員,見過ECMO本尊的也并不多。醫療隊接手雷神山監護室,很快就開始面對連呼吸機也無法維持最低限度氧合的瀕死患者,ECMO成為最后的生命之舟。然而,ECMO在每個醫院都是緊俏的貴重資產,無法隨隊從上海出征。
ECMO設備 本文圖片均為葛恒醫生供圖

我們的ECMO小分隊隊長王維俊主任在雷神山的倉庫里翻找了半天,卻發現庫存的機器要么存在故障,要么和帶來的耗材不匹配。王主任“乒乒乓乓”一陣敲打,愣是從幾臺機器上拆取零件組裝了一臺五顏六色的萬國牌ECMO,令一群興沖沖趕來膜拜的醫護人員對“神器”外貌大失所望。
但是,其貌不揚的雜牌貨卻立刻展現出力挽狂瀾的能量,患者各項指標迅速趨于穩定。ECMO一旦開始運轉,對醫護團隊便是巨大的精力和體力的考驗。兩個小時一次測量凝血功能和血氣,隨時調整參數,不斷修改抗感染和支持治療方案……不但王主任一頭扎在醫院里,一待就是三、四十個小時,病區的幾位大專家也是每天穿著隔離服,在病人身邊一站幾個小時進行觀察。
不知從哪天起,ECMO病人有了“熊貓”的代號,成為整個監護室的VVIP。漸漸地,患者的情況開始好轉:感染控制了、神志清晰了、呼吸機脫機了、終于撤離了ECMO。
“熊貓”出院的那天,醫療組長毛青主任目送著救護車遠去久久沒有離開。大家都能理解他此時如釋重負的心情。我們在監護室整整戰斗了42天,從新冠病毒的魔爪下挽救回幾十個病人的生命。而在武漢、在全國,幾十萬醫護人員和千千萬萬抗疫人員攜手相助,用赤誠的愛心浴血奮戰,拯救了更多的患者和家庭。
4月4日,雷神山B區監護室正式關閉,醫療隊員們合影。

這一天,我們工作的雷神山B區監護室正式關閉,隊員們也迎來了翹首以盼即將回滬的好消息。由于工作繁忙,出征前計劃的日記縮水成了9篇筆記。謹以這些小文紀念自己這段不平凡的人生經歷,致敬我的戰友和所有的抗疫人員,也悼念被病魔奪去生命的歿者。在這場對新冠病毒的戰役中,我們的終極武器并不是ECMO,而是成千上萬負重逆行者一起構建的“愛克魔”。我們始終會相信,無論遇到什么艱難險阻,愛一定能夠克魔!
葛恒醫生

(澎湃新聞記者 陳斯斯 整理)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陳逸欣
圖片編輯:蔣立冬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醫護日記,雷神山醫院

相關推薦

評論(9)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云南省体育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