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人實名舉報獐子島當事人:“冷水團”事件是彌天大謊

澎湃新聞記者 韓聲江

2019-12-17 08:5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在獐子島人看來,海島的不幸爆發自5年前的扇貝“跑路”。
2014年10月,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獐子島公司)突然宣布其海洋牧場遭遇黃海“冷水團”襲擊,致使百萬畝底播蝦夷扇貝絕收,且“活不見貝死不見殼”,公司瞬間由盈利變為虧損約8億元。
島民沒料到的是,獐子島的“扇貝大戲”竟能連演四場:2018年1月,因“降水減少導致餌料生物數量下降”扇貝被“餓死”;2019年1季度,“底播蝦夷扇貝受災”;2019年11月,“底播扇貝出現大比例死亡”。
如今的獐子島居民對扇貝再發生何種意外都已經見怪不怪,“我們已經心灰意冷了,2014年那會島民們知道記者來了,白天不敢去找,晚上都偷偷打聽記者住哪想去爆料。可是幾年來,獐子島的問題似乎沒得到什么改變。”
2015年2月,2000名獐子島居民實名舉報了獐子島公司。他們稱2014年的“冷水團”事件是獐子島公司與當地鎮政府共同導演的一場 “彌天大謊”。如今4年過去,參與舉報的不少老漁民已經過世,澎湃新聞(www.mywpja.tw)記者獲得了當年的舉報材料,再次登島尋訪當年的聯名舉報人。
“受災海域出事前曾偷捕”
“冷水團”公告轉天,2014年10月31日,獐子島公司便迅速組織了“災害說明會”,公司高管以及中科院海洋所專家悉數到場。會上,時任中科院海洋所所長助理劉鷹(現大連海洋大學教授)發布了北黃海冷水團當年被監測到的異動數據,并判定該次受災原因就是冷水團。
時任獐子島鎮黨委書記、大股東代表石敬信則在會上稱,當年長海縣全縣都受了影響,除獐子島確權海域,其他海域也有受災情況,畝產均出現較大幅度下滑。
但獐子島上卻有2000民島民并不認同公司、專家、當地政府給出的說法。2015年,他們寫下一封聯名舉報信,每個人都簽字摁下手印,尋找相關部門講述他們的訴求。
獐子島島民聯名舉報簽字,這樣的簽字表共有百余張 澎湃新聞記者 韓聲江 圖
老秦是當年的舉報人之一,他此前在獐子島公司捕撈扇貝的船只上工作了十余年。本次采訪時他對澎湃新聞(www.mywpja.tw)記者表示,“這些話當年我已經講過一遍了。什么‘冷水團’,我在島上生活50多年了,從未聽說有過什么‘冷水團’。實際情況是,自從2013年11月份,公司就叫我們幾條船在后來的所謂‘受災’海域偷捕扇貝。”
“正常扇貝的養殖周期是3年,2011年投下的苗,要2014年收才夠大。提前一年采捕肯定個頭就小。我當時還問領導,這么小的貝為什么要拉上來?領導哈哈一笑。”老秦說。
在老秦看來,既然扇貝已經提前被偷捕走了,2014年又從何而來扇貝能收獲呢?公司這才導演了一出“冷水團”災情。“沒有產品可以捕撈,企業資金鏈就要斷,只能找一個借口掩蓋內部事實,就制造了這個‘冷水團’。”
另一位當年參與舉報的漁民老趙對記者表示,2014年有關方面對獐子島“冷水團”事件的調查結果稱未發現獐子島苗種采購、底播過程存在虛假。這讓他們感到“極度失望”,之后決意舉報。
令島民們憤怒的還有在“冷水團”公告發布同時出面為公司背書的專家與公司的關系。獐子島公司在其受災公告中透露,2014年10月21日,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召集相關專家開會探討了獐子島海域底播蝦夷扇貝畝產下降的原因,并形成了《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會議紀要》。
根據會議紀要,受北黃海冷水團和遼南沿岸流鋒面影響,獐子島西部底播海域的底層水溫在6至8月下旬波動很大,日較差達4℃左右。水溫日變化頻繁且幅度較大將對蝦夷扇貝生長、存活產生較大影響。
獐子島 
舉報島民認為,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與獐子島長期擁有合作關系,不應由他們來分析“災害”原因。澎湃新聞(www.mywpja.tw)記者查閱了當時參與會議的14名專家名單,發現其中的前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長張國范正是時任獐子島公司常務副總裁、海洋牧場業務群執行總裁梁峻的博士生導師。
“為了讓大家知道知道,在我們這個偏遠的小島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曾經風靡全國的首富海島鄉鎮,是如何被侵蝕、揮霍,逐漸變成一個斷壁殘垣的冷落海島的。”老趙激動地說。
2016年11月,獐子島公司收到深交所問詢函,要求說明2000人實名舉報的相關情況。公司隨后回復稱,“經自查,公司歷年均按照采捕計劃在指定的海域組織進行播苗和采捕,不存在‘提前采捕’行為。”
“這種事情怎么能讓公司自查?”老趙質疑道。
“灑向海里的扇貝苗,半箱是石子”
老秦還對記者講述了另一個島上“人盡皆知”的傳聞,舉報者認為2014年的“扇貝絕收”事件背后除“提前偷捕”外,更大的貓膩出在扇貝苗本身上。
“2014年應收扇貝正是2011年、2012年播下的苗,當時正是獐子島公司董事長吳厚剛的弟弟吳厚記負責整個集團扇貝苗采購。他的貪污是島上每個人都知道的。”老趙說。
“當時扇貝苗采購的情況已經惡劣到,從獐子島旁邊的海洋島收購來的扇貝苗,向海里播撒的時候,半箱都是石子。貪污下來半箱的錢,全進了吳厚記的口袋。”老趙說。
獐子島公司負責播苗員工當時表示,“我在公司干了十四五年,親自到海上去播的苗,包裝一打開全是沙子。他虛報,根本沒有多少苗,打比方說二十包吧,有七包到八包全是沙子。”
吳厚剛共兄弟三人,大哥吳厚敬,二哥吳厚剛,三弟就是吳厚記。吳厚剛成為獐子島公司董事長后,便陸續安排其兄弟及其他親戚進入公司任職重要崗位。其中,哥哥吳厚敬擔任山東榮成分公司負責人,弟弟吳厚記則是物資采購部門經理,一手把持扇貝苗的采購。
獐子島漁船
幾乎所有的采訪對象都對吳厚剛任人唯親的行為極為不滿,他們對記者說道,“好好地一個獐子島,被吳厚剛變成了他的家族企業。”
據島民介紹,2011年是吳厚記采購扇貝苗造假最為猖狂的一年,而他所釀成的惡果則體現在2014年。“根本沒有什么‘冷水團’,只是為了掩蓋吳厚記當年的丑聞。”老趙說。
公司對吳厚記的處理方式徹底激怒了島民。獐子島時任董秘孫福君2014年表示,吳厚記已經在2012年因內部處理,而離開公司。
老趙對記者表示,“2012年那會公司有過一次內部舉報,就是舉報吳厚記貪污問題。結果他的手下會計張巍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吳厚記本人居然什么事都沒有,只是被開除。董事長護著他,我們能怎么辦?”
獐子島街景
澎湃新聞(www.mywpja.tw)記者查詢相關工商資料,吳厚記在離開獐子島公司后,又成立了一家“大連盈瑞養殖技術服務公司”,仍舊與獐子島公司做著水產甚至扇貝苗業務。
島民稱吳厚剛將獐子島公司變為“家族企業”并非僅指“吳厚記”而言,記者查詢獐子島公司在2006年的招股書,招股書內共有吳厚敬、吳厚國、吳厚巖、吳厚元等4位與吳厚剛同輩人的名字出現。“這些全都是他的親戚。”老趙說。
2000名獐子島島民們在舉報信中寫道,“在短短的上市八年間,獐子島由原來的全國首富鄉鎮、‘海底銀行’一度成為負債約近百億的貧苦鄉鎮,現已淪到無法償還的局面。我們不禁要問一句:‘錢哪兒去了?’我們的祖輩給我們留下的豐厚家業絕不容許他們再繼續揮霍下去,讓我們的子孫后代來償還。”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李躍群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相關推薦

評論(766)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云南省体育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