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小果名下公司實繳資金超千萬,曾開勞斯萊斯去別墅探望父母

澎湃新聞記者 彭渝

2019-06-15 14:06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孫小果專利申請所留的昆明住址,該別墅位于滇池度假區。  本文圖片 澎湃新聞記者 彭渝  
在距離滇池不到兩公里的一個別墅小區內,自2019年年初,孫家的大門就開始緊鎖,門口的兩個小鐵獅子和一輛保時捷上已落滿了灰塵。
這是一棟三層的聯排別墅,房前停車棚,房后有花園。據小區內的鄰居稱,自2004年該小區開發以來,孫鶴予和李橋忠就搬到了這里,孫小果在節日時會過來探望,有時開著勞斯萊斯。不過,小區物業公司稱,該棟別墅目前已經不在孫母名下,不清楚新的業主與孫家是否有親屬關系。
這里是昆明滇池度假區,也是昆明房價最高的片區。附近的房產中介稱,孫家所在的別墅小區,月租金平均12000元,售價從500萬至1000萬元不等。
除了象征著財富與身份的別墅和豪車,連日來,澎湃新聞(www.mywpja.tw)追訪發現,小時候與生父陳某住在昆明市物資局家屬樓的孫小果,自2010年4月出獄后,其名下的多家公司實繳資本已超千萬元,這些公司自2019年4月份孫小果事發后,逐一關門。
小時候和生父一起住單位福利房
孫小果本出生在一個普通職工家庭。據云南官方5月28日回應,孫小果生父陳某,是昆明市某單位職工。
位于環城南路的昆明市物資局家屬樓,孫小果和生父陳某、哥哥一起住這里。
“他也是從公安那邊轉調到我們單位的。”2019年6月5日,昆明市物資局家屬院里,見過孫小果及其生父陳某的老鄰居向澎湃新聞回憶,孫小果的生父原先也是公安干警,上世紀八十年代,物資局下屬公司眾多、效益好、待遇高,“好多其他單位的都想來我們單位。”
在老鄰居們的記憶里,陳某一邊帶著兩個孩子,一邊負責單位的食堂,還喜歡喝酒,經常醉酒后打罵孩子,其母孫鶴予平常少見,其中小點的胖子就是孫小果,彼時還叫陳果,“那時候他們好像已經離婚了。”
有鄰居記得,孫小果小時候相當調皮,幾乎天天被陳某打,罵得最狠的一句是:“你這種人以后就是被槍斃的嘴臉!”
鄰居回憶,因陳某一人帶著兩個孩子,僅在食堂工作又倍感生活壓力,后申請調到一線業務公司。
位于昆明市環城南路物資局的老家屬樓,現今看上去顯得陳舊。孫小果曾住過的單元樓,樓道里昏暗潮濕散發著陣陣霉味。孫小果一家原本住在該樓的6樓,該戶如今已出租。
據云南官方通報,1982年陳某與孫鶴予離婚。根據公開消息,1975年出生的孫小果,在父母離異時不滿8歲,“他父親簡單粗暴,家庭教育太糟糕了,我覺得毀在家庭教育上了。”如今,曾經的鄰居這樣評價。
官方通報稱,1996年,生父陳某因腦溢血中風癱瘓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未發現孫小果生父涉及孫小果案。
深陷其中的繼父
與陳某離婚10年后,1992年,孫鶴予被授予三級警督,也是在這一年,她與李橋忠結婚。
據《南方周末》報道,孫鶴予至少在1992年已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當年,全國公安民警首次評定授予警銜,孫母就被授予三級警督,當時該局政治處主任只被授予一級警司,比孫鶴予還要低一級,而孫鶴予當時并未擔任任何職務。
云南官方通報稱,孫小果繼父李橋忠,1992年與孫鶴予結婚,1996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任副局長。
據《昆明日報》2011年4月22日的一則報道稱,李橋忠從戰士、班長直到武警云南總隊軍務處副處長、副團職參謀,多次立功受獎。
《五華區公安志》顯示,1958年10月出生的李橋忠,從1996年4月起擔任分局副局長,1997年3月被授予二級警督,1998年2月被免職。彼時,他的名字還是“李喬忠”。也就在他被免職的1998年2月,比李橋忠小17歲的孫小果被法院一審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云南官方通報稱,1998年,繼父李橋忠因在孫小果1994年強奸案中幫助孫小果辦理取保候審受到留黨察看兩年、撤職處分。與此同時,孫鶴予因包庇孫小果1994年強奸犯罪被開除公職,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2004年,之前被撤職處分的李橋忠復出,官升一級成為五華區城管局局長。據《昆明日報》的報道稱,李橋忠常戲言:“男人就是要做最難的事,才能體現人生價值”。
2018年10月退休的李橋忠,隨著此次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孫小果再度被打掉,他與孫鶴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調查。
孫小果和生父陳某、哥哥曾一起住在位于環城南路的昆明市物資局家屬樓,目前已對外出租。
名下公司實繳資金超千萬元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孫小果被判死刑后,在死刑復核階段改判為死緩,而又經再審,改判有期徒刑20年。孫小果通過多次減刑,于2010年4月出獄。
根據天眼查信息,孫小果母子倆名下公司多達13家,實繳資本超過千萬元。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孫小果出獄后改名為“李林宸”進行商業活動。天眼查信息顯示,從2011年至2014年,“李林宸”名下有云南咪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昆明咪兔娛樂有限公司、昆明辰慈商貿有限公司、云南熙元商貿有限公司、昆明飽食杰有限公司共5家公司。
其中,云南咪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昆明咪兔娛樂有限公司名下經營昆都M2酒吧、M2CLUB、M2玉溪店等酒吧,僅此一項,孫小果實繳資本近千萬元。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17年,昆都的酒吧一條街全面關閉,M2酒吧隨之也搬往人民中路后更名。
這5家公司先后自行注銷、清算,或被市場監管局吊銷。最近的是2019年5月28日,昆明市五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將云南咪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列為經營異常,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澎湃新聞試圖與上述5家公司聯系,電話或無人接聽,或直接關機。
天眼查信息顯示,“李林宸”改回原名孫小果后,2017年至2018年,孫小果名下有云南銀合投資有限公司、昆明銀河娛樂有限責任公司、云南頤牛商貿有限公司、昆明璽吉商貿有限公司、昆明代官山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也是共5家公司。
其中,云南銀合投資有限公司和昆明銀河娛樂有限責任公司,兩家公司注冊資本也是高達千萬元,孫小果是大股東,持股比例達95%。這兩家公司名下經營原M2酒吧更名的銀河俱樂部(Galaxy Club)酒吧、昆明和文山的McKTV等。
銀河俱樂部的宣傳資料顯示,該酒吧投資3600萬元,經營面積超過一千平方米,可同時容納上千名顧客,酒吧隸屬于云南銀合集團。
2019年5月10日,澎湃新聞探訪孫小果名下上述公司,要么門口張貼“內部調試,不對外營業”,要么在2019年事發后直接搬走。其中,位于人民中路新西南廣場的銀合集團在4月份撤離完畢,出租該辦公場所的寫字樓工作人員稱,該公司在租期未滿的情況下于2019年3月份就開始撤離,不知搬往何處。而文山州的McKTV也在2019年4月停業。
2019年5月28日以來,除了規模較小的餐飲公司,上述孫小果名下的其余4家公司均被五華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以同樣的原因列入經營異常名單,原因同上: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
而曾被判5年有期徒刑的孫鶴予,名下也有3家公司,包括昆明鶴予商貿有限公司、昆明市五華區賴客生活休閑吧、云南天鑠園林景觀工程有限公司。其中,前兩個公司已注銷或吊銷,后面參股的園林景觀公司孫鶴予認繳出資50萬元。2019年6月5日,澎湃新聞聯系到已被凍結股權的園林景觀公司相關負責人,說明緣由后對方只回應一句“我不清楚”,便掛斷了電話。
“減刑專利”所留地址是孫小果家別墅
除了上述實繳資本超千萬元的眾多公司外,孫家在滇池邊還有套別墅。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08年10月27日,正在監獄服刑的孫小果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申請聯動鎖緊式防盜窨井蓋國家專利時,所留的地址是昆明滇池度假區高檔小區內一別墅的地址。
2019年5月6日,澎湃新聞探訪該小區時,發現孫小果所留的地址是一棟三層的聯排別墅。
據小區內鄰居稱,自2004年該小區開發后,孫鶴予和李橋忠就搬進了這里,住了10多年。
澎湃新聞探訪時,孫家的大門緊鎖,門口的兩個小鐵獅子和一輛保時捷上已落滿了灰塵。“今年(2019年)春節后,就把房租出去了。”鄰居說。
附近的房產中介稱,該小區房租均價每月12000元,售價在500萬元至1000萬元不等。
據鄰居稱,平常孫家主要是孫鶴予和李橋忠,只有在節假日時,會看到孫小果開著一輛勞斯萊斯來探望父母,也經常有人造訪孫家,同時孫家人也經常出門,長時間不在家住,“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其他住處”。
小區保安對這位女主人唯一的印象是為人刻薄,“外來訪客的車輛按照要求要繳納停車費,可孫鶴予撒潑就是不允許保安收錢;還有一次是出去旅游半個月不在家,回來之后發現家里玻璃碎了一塊,鑒定說是小孩拿彈弓打的,但是她一定要物業公司賠,最后還報了警。”這讓保安覺得“很不體面”。
小區物業公司稱,該棟別墅目前已經不在孫鶴予名下,不清楚新的業主與孫家是否有親屬關系。
據此前全國掃黑辦消息,全國掃黑辦大要案督辦組已于6月4日進駐昆明,將督促云南省有關部門依法加快孫小果案辦理進度,切實把案件辦成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的鐵案。
該大要案督辦組由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全國掃黑辦副主任王洪祥任組長,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全國掃黑辦、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各一名正局級干部及若干名辦案專家組成。
責任編輯:何利權
校對:張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孫小果 名下公司 別墅 父母

相關推薦

評論(4.7k)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云南省体育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