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解|“黑天空”成奢侈,你生活的城市還能看到星星嗎?

澎湃新聞記者 杜海燕 見習記者 陳良賢

2019-06-07 18:3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你有多久沒有仰望星空了,你生活的城市還能看到星星嗎?
隨著城市的不斷發展,城市的夜亮了起來,可越來越多的市民記不清上一次看到星星是什么時候了。星空本是我們在夜晚抬頭即可望見的,但現在似乎成了奢侈的事。
璀璨星漢,正從三分之一的國民眼中消失
2016年,Fabio Falchi 及多位合作者曾發表了一份根據高精度衛星成像數據,并結合全球2萬多個地面站點的觀測,制成的全球光污染影響評估地圖集。數據顯示,由于日趨嚴重的光污染,我國已經有32.5%的人無法看到夜空中閃爍的銀河,甚至有11.9%的國民看到的夜空是完全光亮的。這一情況在人口密集的經濟發達地區尤甚。


不過,這僅僅是2016年的統計結果,目前我國的光污染情況可能會更加嚴重。
國內資深城市照明管理者韓明清在2018中國景觀照明產業大會上提到,2016年杭州G20峰會是中國景觀照明的分水嶺。杭州G20峰會之后,中國城市景觀照明范圍越來越廣,投資規模也越來越大。但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該亮的亮了,不該亮的也亮了,該不該亮的都亮了。
守護城市夜空,需要合理用光
那為了守護城市夜空,防治光污染,應該要怎么做呢?
以杭州為例,早在2013年杭州就在照明規劃中引入了“Dark Sky”黑天空概念,提出要在杭州設立“黑天空保護區”,保護區域不受光污染。此后,杭州在保護城市“黑天空”方面的意識不斷增強,2019年更是進一步在照明總規劃中明確了“黑天空保護區”的邊界和范圍。

本輪杭州照明規劃編制組負責人王小冬在接受澎湃新聞(www.mywpja.tw)采訪時說,本次規劃的“黑天空保護區”范圍很大,有的還是在城市核心范圍里面,比如西溪國家濕地公園。之所以選定這些9類地區作為“黑天空保護區”,主要是基于城市上位規劃和照明實際情況考慮。
其實,“Dark Sky”的概念在全球范圍內早已提出、應用和研究。“Dark Sky”一般會被譯為“暗夜空”、“暗天空”,指的是日落之后天空進入的一種自然環境或自然狀態,也就是自然夜空。它不是完全黑暗的,還會有月光、星光等自然光源。
2001年,國際暗夜空協會(International Dark-Sky Association)推出了國家暗夜空地區項目,在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國際暗夜空地區(International Dark Sky Places)。截至2019年5月,全球有超過115個國際暗夜空地區。
與上述的“黑天空保護區”的劃分不同的是,國際暗夜空地區的認證更多的是從暗夜環境角度考慮。國際暗夜空協會上海分部負責人郭菲向澎湃新聞解釋,國際暗夜空地區的認證都是自愿申請,國際暗夜空協會在接受申請后,需要通過一系列的評估和考核程序后予以認證。國際暗夜空地區對暗夜環境要求比較高,最主要是對影響天文和星空觀測的天空亮度的要求,也就是重點在于控制人為天空輝光的產生(包括直射光、反射光和散射光等)。


可見,“Dark Sky”的概念或者說防治光污染的理念及其方法,更多的是在提倡科學合理用光。
郭菲指出:“對‘Dark Sky’的概念要有一個正確的理解和科學的指導。城市中的亮并不一定意味著光污染嚴重,暗也不一定意味著光污染程度輕,如何正確地設計和使用人工照明才是防止光污染產生的關鍵。”
王小冬也強調,在規劃中提出的“Dark Sky”概念,不是說讓城市退回到黑暗時代,而是尊重人與環境的和諧共生,強調城市發展與生態的平衡,提倡精準控光、精準用光,不讓不需要的人工光干擾生態,影響城市的永續發展
目前不少城市已經出臺了相關文件,加強對城市照明設計的指導與監督。讓城市照明設計更加科學合理。天津在1999年便頒布了我國首個有關夜景照明的技術規范——《城市夜景照明技術規范》。上海在2004年制定了我國首部限定燈光污染的地方標準《城市環境(裝飾)照明規范》。
不過,從規劃到實踐還有很多環節。目前出臺的相關照明規劃、標準等更多像是指導和參考,光污染防治的法律法規制定工作相對滯后,市民對于光污染的了解還是相對較少,我國光污染防治工作還需進一步推進。
責任編輯:呂妍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光污染,黑天空,燈光,照明

相關推薦

評論(39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云南省体育彩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