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皓暉
學者,《大秦帝國》作者

我是《大秦帝國》的作者孫皓暉,大秦何以興、六國何以亡,問我吧!

2240年前,中華大地上發生了一場奇跡。在禮崩樂壞,群雄逐鹿的戰國末年,面臨亡國之禍的秦國于列強環伺之下,崛起于鐵血競爭的群雄列強之林。從秦孝公開始的六代領袖,篳路藍縷、徹底變革、崇尚法制、統一政令,歷一百六十余年堅定不移地努力追求,才完成了一場漫長而深徹的帝國革命。這個歷史進程中體現的智慧方略、陽謀政治的風骨和奮發惕勵、強勢生存的精神,彰顯了來自中國原生文明時代的英雄風骨與本色靈魂。
我是孫皓暉,《大秦帝國》的作者,西北大學特聘教授、中國文明史研究院院長。今年,世紀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推出了《大秦帝國(全新插圖珍藏版)》。借此,我會在澎湃問吧與澎友們交流這段偉大的文明。
思想 2019-06-13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14個回復 共116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6個回答

孫皓暉 2019-06-16

我可以明確地說,商鞅沒有采取愚民政策。《商君書》使用的概念,有弱民、奸民、善民,但我們應該用現代法學的理念去理解這些概念,而不應該從孤立的字義上去理解。
比如“弱民”這個概念,指的是民眾對法治而言,民眾在法律面前應該保持弱的態勢,就是要崇尚法治,服從法治,國家才能強大。所以他主張“弱民”。而“奸民”這個概念,“以奸民治善民則國家強,以善民治奸民則國家弱”,用現代法學理念去理解,指的是以治理“奸民”的理念去治理“善民”,國家就強;以治理“善民”的理念去治理“奸民”,國家就弱。這與現代法學理念有一定的相通之處。資本主義興起以后,當代法學理念是以人性惡為基礎的。立法者需要假想,人性中惡的成分在左右人的行為,這樣法律才能事先防惡、治惡。如果不以人性惡為基礎,法制社會就不會出現了。“以奸民治善民”就是假設民眾的行為和動機都是可能犯罪的,做好預先的防備,國家就強大了,“奸民”也就不存在了。而如果假想人都是善良的,道德境界都很高,那就無法制定出法律的底線了。
再加上古文容易脫落,對字義的不同解讀甚至標點的前后錯誤等都容易引起不同的解釋。所以,對《商君書》的理解也好,對秦法的理解也好,我們都應該研究法律的條文,在具體語境中用現代法學的理念去發現其中的辯證性。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17

“社會學價值”及“語言學價值”是我們評選流行語的標注,具體說,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1.??? 反映時代特征。流行語是時代的“腳印”,是時代在語言中留下的“痕跡”。反映時代特征,一直是我們評選年度流行語的標準。今年入選的“文明互鑒”“區塊鏈”“XX千萬條,XX第一條”“996”“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等等,年度特征無不明顯。 “打卡”最初一直在榜單上,最后落選就是因為它“太舊”了,沒有今年的年度特點。“快閃”“逆生長”“脫粉”等,也是這種情況。
2.??? 弘揚正能量。語言是社會生活的符號,是社會價值觀的直接反映。評選流行語,不僅是在向社會推薦一個語詞也是在向社會推廣語詞所反映的價值觀。《咬文嚼字》評選年度流行語,一直將“弘揚社會正能量”當成核心標準。今年入選的“文明互鑒”“區塊鏈”“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等,就明顯體現了這一點。 “996”“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霸凌主義”等等的流行,其實反映了人們對不合理現象的批評態度,這是從另外一個角度弘揚正能量。
3.??? 引導語文生活。評選流行語,選的是優雅、美麗的語言符號,我們一直堅持把結構、含義、用法上是否有“創新”作為評選流行語的重要標準。今年入選的詞條都體現了這一特點。還有許多條目的流行度很高,由于不符合這一標準落選了。比如“盤”“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與你無瓜”“夸夸群”“可/我可以”“知否知否”“愛的魔力轉圈圈”“阿偉我死了”等等,都是因為語言上的“創新”不夠而落選的。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云南省体育彩票中心